仙兒Nuna

看文与写文是交朋友的过程,没有谁比谁高贵。

心悸 番外2.0

航空公司機長A×咖啡廳甜點師O

 

日常小甜餅

不入流的ABO/現代AU/OOC歸我/私設大如天

 

不知道大家還記不記得半年前的心悸

快要2018年了,提前祝大家新年快樂▽

 

開車不會,慎入。

 

 

 

 

噹——噹——噹——

 

東九區正式進入了新的一年,這是金鐘炫和黃旼炫在一起的第三年。

 

 

[黃先生,新年快樂。]

 

金鐘炫盤腿坐在幼兒房的毛絨地毯上,一手輕輕搖著搖籃床哄兒子睡覺,一手拿出手機給遠在歐洲的黃旼炫發KKT。

 

趴在木質嬰兒床旁邊,金鐘炫遲遲未收到黃旼炫的回復,就將手機隨手扔在了地攤上,轉兒去看睡著的大輝。

 

金鐘炫伸手戳了戳自己兒子肥嘟嘟的臉,小孩兒不滿的皺了皺眉,吧唧吧唧嘴換了一個姿勢,金鐘炫看著快要兩歲的兒子,笑了笑,滿臉都是溫柔,嘴裡卻嘟嚷著,兒子,你那個壞爸爸,過年都不回家,就知道工作工作工作。

 

 

殊不知的是,黃旼炫早早就現在幼兒房門口,看著門看著金鐘炫他父子倆。

 

黃旼炫聽見金鐘炫可愛的抱怨聲,忍不住的想笑,這個人都要二十七快要三十歲了,怎麼還這麼可愛。

 

 

兒子,你說你爸爸要是回來了,Daddy能不理他嗎?

 

你不理誰?黃旼炫笑著敲了敲木質的門。

 

啊!金鐘炫有些吃驚的看著出現在家裡的黃旼炫。

 

不歡迎我回家?黃旼炫走到金鐘炫身邊,坐了下來,將金鐘炫摟進了自己的懷裡。

 

你不是在巴黎?金鐘炫推開黃旼炫,自己靠在嬰兒床邊,瞪著眼睛看著黃旼炫。

 

我昨天給你發KKT的時候確實在巴黎啊。

 

那你不告訴我你今天回來。

 

那這不就不是驚喜了,跨年當然要我們一家三口都在才行啊。黃旼炫揉了揉金鐘炫的頭髮,釋放著自己的信息素將自己的Omega籠罩起來。

 

收起你的信息素,你兒子還在呢。金鐘炫假裝略微嫌棄的捏了捏鼻子。

 

他現在又沒分化,有什麼關係。

 

老大不小的,沒一個正經樣,我都懷疑,以前你的紳士樣都是裝的。金鐘炫想到一開始他們相親的時候了,忍不住笑出來。

 

我也只對你這樣啊。

 

金鐘炫盯著黃旼炫,認真的看了几秒後,嗛了一聲,站起身,走了出去。

 

黃旼炫看著金鐘炫的背影,笑著搖了搖頭,站起身將嬰兒床旁的落地燈打開,撿起金鐘炫扔在地毯上得手機,將大燈關了,帶上房門回臥室找金鐘炫。

 

 

一進臥室,就見金鐘炫正靠在床頭,不知道在想些什麼。

 

想什麼呢?黃旼炫走過去,坐到了金鐘炫面前。

 

啊?沒有……就是發呆。

 

不然我們幹點兒有意義得事兒?黃旼炫抬手撫上了金鐘炫白淨的頸項,在他的Omega線體處摩挲著。

 

不用黃旼炫說什麼,金鐘炫都知道他怎麼想的。

 

不要,明天還得帶著大輝去保健院呢。

 

好吧,但是明天晚上你的補償我。黃旼炫想到明天確實是該帶兒子去保健院做定期身體檢查的時間,正好,家裡有些東西也沒有了,明天正好能去超市買。

 

隨你隨你。金鐘炫點了點頭,又像想到什麼似的的問,你不是說要等幾天才回來嗎?

 

這次剛好Aron哥在機上當觀察員,我就讓他幫忙飛啦。黃旼炫一邊往浴室走去,一邊解釋道。

 

你每次都叫Aron哥,他沒意見?

 

有意見也只能保留,誰讓他現在還單身。

 

噗,旼炫你這樣說Aron哥真的好嗎?

 

無所謂啦。

 

 

 

 

第二天一早。

 

兩人洗漱完,簡單的吃過早餐後,就帶著大輝去保健院做體檢。

 

一路上,帶著小孩的家長很多,有些帶著兩三個小孩,被黃旼炫抱著的大輝睜著眼睛看著那些多口之家。

 

黃旼炫見兒子一臉好奇的模樣,笑了笑,小聲得問大輝,兒子,讓你Daddy再給你生個弟弟妹妹怎麼樣?

 

現在還不到二歲的大輝,完整的句子說不出來,但能念幾個詞,小手舞起來,握成小拳比劃的幾下,咿咿呀呀的說,爸爸~要!要……妹妹!

 

好,晚上爸爸就讓Daddy給你生一個妹妹。黃旼炫眺了眺眉,看著掛完號從遠處走過來的金鐘炫。

 

好,keke~

 

你們在幹嘛。金鐘炫拿著一堆表格過來,就看見父子倆樂在了一起,也忍不住笑了。

 

沒什麼,和兒子討論大事兒。

 

好吧,你倆也有秘密了。金鐘炫抬手捏了捏大輝嫩嫩的臉蛋,將手裡的表遞給黃旼炫。兒子,來,Daddy抱。從黃旼炫懷裡接過了大輝。

 

兒子,等下要乖乖的讓阿姨給你檢查哦。

 

大輝點了點頭,將身子邁進了金鐘炫懷裡。

 

 

等大輝做完身體檢查也已經是四個小時後的事了,黃旼炫和金鐘炫帶著大輝到保健院附近的兒童餐廳吃了午飯後,在將大輝送到金家的的路上,黃旼炫將車停在了一家便利店門口,讓金鐘炫和大輝在車上等著。

 

下車之前黃旼炫還問大輝想喝什麼味的牛奶,大輝咿咿呀呀的說,草莓。

 

黃旼炫點了點頭,下車去買。

 

從便利店出來,黃旼炫手上拎了一口袋東西。

 

將草莓味的牛奶插上吸管,遞給在後面兒童安全座椅上的大輝後,又對金鐘炫說,也給你買了。

 

啊?金鐘炫眨巴眨巴眼睛看了一眼黃旼炫。

 

黃旼炫沒說話,將手裡的塑料袋放到金鐘炫懷裡。

 

金鐘炫扒拉了下袋子,看見裡面的東西,白淨的臉瞬間紅了。

 

黃旼炫你這個人,老大不小了!!!

 

走吧,寶兒,我們先將兒子送回媽那裡。

 

不管,我今天跟著兒子一起回媽那裡。

 

別啊。

 

不管!!光天化日之前耍流氓!!

 

我怎麼就耍流氓了!!黃旼炫笑了笑。

 

哼!!金鐘炫不說話,只是將頭扭了過去,但泛紅的脖子還是出賣了他。

 

原來,塑料袋裡除了幾瓶草莓牛奶外,還有一盒草莓味的杜蕾斯。

 

 

 

黃旼炫和金鐘炫將大輝送但金母那裡後,哪裡也都沒去就回了家。

 

一進門,也不知道是誰先開始,站在玄關處就開始吻了起來。



可能是輛破奧拓




結束了一場性*愛後,天也黑了下來。

 

黃旼炫抱著金鐘炫去浴室洗了個澡,給人套上睡衣,兩人就到了樓下客廳。

 

黃旼炫讓金鐘炫乖乖的在沙發上等著他。

 

不知道從哪和角落拎了幾個紙袋,坐到金鐘炫旁邊,大的紙袋是衣服,黃旼炫將它們放在了地上,拿起幾個小紙袋遞給金鐘炫,示意他打開看看——是DarryRing的戒指。

 

金鐘炫拆開系著蝴蝶結的盒子,是True love系列得簡奢款。金鐘炫看著眼前的鑽戒,又看了看眼前的一臉情深的黃旼炫。

 

他只聽見黃旼炫說——

 

愛要一心一意,一生一世。

 

這輩子,我也只有一個你。



FIN


機長被我遺忘了好久hhh

评论(17)
热度(149)
© 仙兒Nun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