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兒Nuna

看文与写文是交朋友的过程,没有谁比谁高贵。

金鐘炫(JR)ME AND ME 日常

克裡斯馬AlphaJR×keyomiOmega金鐘炫

 

幾個日常小甜餅。

看見即緣分。

看了潔兒的ME AND ME,就沒有然後了。

從此一入水仙深似海,從此all炫是路人。

不用懷疑就是OOC沒天際,宗旨就是齁甜沒別的。

本著開荒來的,可能並不甜,不喜甚入。

然後就是一個耍流氓的ABO- -大概只有水仙里我潔能是Alpha了×

講真,這可能是個系列文。

 @二胡花花爱搓麻 在此AT我二花 送你的小水仙比芯
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1.

金鐘炫懶洋洋的趴在床邊,裸露出的皮膚上佈滿了紅色的星星點點,看著穿著家居服坐在落地窗旁懶人沙發上看書的JR,懷裡還窩著一隻布偶貓,腦子裡突然冒出了平時工作時JR霸道總裁的樣子。

 

噗呲一聲笑了出來。

 

怎麼了?JR抬起頭微微側身往後看了眼自己樂的開心的金鐘炫。

 

沒有沒有。金鐘炫擺了擺手,JR點了點頭,繼續將視線集中在手裡的書上。

 

明明是在尋常不過的動作了,可是在金鐘炫眼裡卻出奇的有魅力,金鐘炫想還好這個充滿魅力的Alpha是自己的。咬了咬自己的手指,略微輕手輕腳的從床上爬了起來,走到JR身後,趁著JR精力還專注在書上得時候,直接吧唧了一口在人的嘴邊,然後自己又樂的跑了開。

 

雖然習慣了某個幼稚鬼三五不時的小偷襲,但每次JR都會覺得金鐘炫這個人簡直可愛到酥進了他的骨子里。JR微微瞇著眼,抬手摸了摸被親的嘴角,盯著金鐘炫的身影,深邃的眼睛里流露出了滿是寵溺的神情。

 

JR笑了笑,放下手裡的書,將懷裡趴著的咔咪趕了下去,自己起身走了過去。

 

金鐘炫正在陽台上拿著小水壺給種植的花草澆水,溫柔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灑在了他身上,籠罩了一層淡淡的光,JR從金鐘炫身後攔腰抱住了他,下巴靠在金鐘炫的肩窩處,微微側頭,吻剛好落在了金鐘炫脖頸處的Omega線體上。

 

金鐘炫放下手裡的水壺,手覆上了JR的手,乖巧的讓他抱著,JR微瞇著眼,有些貪婪的聞著金鐘炫Omega線體傳出的淡淡香草冰淇淋味。

 

想喝香草咖啡了。

 

啊?金鐘炫被JR突然來的這一句弄得有些懞,反應過來後,想要推開JR,我去給你泡咖啡。

 

你明明知道我說的什麼。JR釋放出自己咖啡味的Alpha信息素籠罩在了金鐘炫的身上。

 

你……你你你你……金鐘炫被JR強烈的Alpha信息素弄得整個人軟了下去,要不是JR抱著他,估計整個人都坐在了地上。

 

寶貝,要怪就怪你太可口了。JR說完,一把將金鐘炫公主抱了起來,走向了凌亂柔軟的床。

 

被JR扔在了床上的金鐘炫還想說些什麼,但被JR霸道的吻住了唇。

 

以吻封緘。

 

一切盡在不言中。

 

 

 

2.

有一天JR還在公司工作的時候,家裡的咔咪不知道鬧了什麼病,整只貓病懨懨的趴在四層高的木質貓爬架上。

 

金鐘炫有些著急,拿逗貓棒逗咔咪沒用,連平時咔咪最喜歡的小魚干也沒興趣。

 

對於金鐘炫來說,除了JR,就剩咔咪在他心裡最重要了,於是乎金鐘炫一著急,完全忘記了JR今天早晨出門上班前告訴他,今天下午有個重要的會議要開,不是什麼特別重要的事兒不要輕易給他打電話,金鐘炫拿衛衣兜里拿出手機就撥通了JR的私人電話。

 

正在開會的JR看見放在桌上的手機嗤嗤的震動著,看了眼來電顯示,示意正在做報告的部門經理暫停下,讓秘書先主持一下會議,自己起身出了會議室接通電話。

 

剛接通,對面就傳出了金鐘炫著急的奶音,JR!JR!咔咪對它的小魚幹不敢興趣了!

 

就這事兒?寶貝,我不是告訴你了,我下午有重要的會議要開,不是什麼大事兒不要給我打電話嗎?你不知道我會著急的嗯?JR還以為金鐘炫出了什麼事兒,一聽打電話過來是因為咔咪,JR有些無奈的揉了揉自己略發漲的太陽穴。

 

還不是大事兒??電話那金鐘炫驚訝的叫道。

 

好吧,寶寶,你現在帶咔咪去寵物醫院,我開完會去接你,記住不要自己開車,打出租,對了你發情期要到了,記得出門之前噴干擾素。

 

知道啦知道啦。

 

JR看著被無情掛斷的電話,眺了眺眉,轉身推門進會議室繼續開會。

 

結束了會議後,公司眾高層再一次見識到了什麼叫走路帶風。

 

JR開車到寵物醫院的時候,金鐘炫提著寵物航空箱站在馬路沿邊,有一下沒一下的不知道在踢什麼東西。

 

上車。JR摁下副駕駛的車窗,叫著金鐘炫。

 

啊,來啦。金鐘炫一見JR立馬臉上笑嘻嘻的,將咔咪放在了後座,自己坐盡了副駕駛。

 

寶寶,你說你該怎麼補償我的損失?JR側過身一手抬起了金鐘炫的下巴。

 

金鐘炫眨巴眨巴了下眼睛,看著JR,抬手指了指放在後座的咔咪,你得怪咔咪,原來它是因為太想念龜龜。

 

JR被金鐘炫給逗樂了,放開金鐘炫的下巴,轉而揉了揉金鐘炫的頭髮。

 

那我們明天去姥姥家把龜龜接回來。JR溫柔的聲音在金鐘炫耳朵里響了起來。

 

好。

 

 

3.

最近金鐘炫和JR吵架了,或者說是金鐘炫單方面的自我生氣。

 

他倆之間有一個不成文的約定,就是如果兩個人吵架,就由錯的那一方道歉,或者說作為Alpha的JR道歉。JR總是包容著金鐘炫的刁蠻任性,無理取鬧,但對於JR來說,就這一次金鐘炫單方面的冷戰,就算可以包容,但也不是無止境沒下限的包容。

 

其實金鐘炫生氣的原因很簡單,就因為上一次去JR公司,秘書處多招了兩個Omega的秘書,再說,那Omega秘書最後會不會成為JR的秘書都還難說,金鐘炫就開始鬧了起來。

 

這不今天JR剛從公司回到家,就看見金鐘炫抱著咔咪蹲坐在客廳的落地窗邊,自言自語道,咔咪,你說你爸是不是不愛我了,不然為什麼這次還不哄我呢?

 

JR聽見金鐘炫的話,眺了眺眉,嘴角微微上揚了幾度。

 

走到金鐘炫身邊,看著他。

 

金鐘炫因為陰影的籠罩,抬頭看著西裝革履的JR沒好氣的哼了一聲。

 

JR看著金鐘炫,又好氣又好笑,在金鐘炫身邊坐下,將人摟進了自己的懷裡。金鐘炫被JR散發出的咖啡味Alpha信息素籠罩著,終於覺得一直這幾天以來空落落的心被甜的慢慢的。

 

哼,不要你抱!你去抱你辦公司的Omega去吧。金鐘炫雖然心裡滿足了,但面上還是裝著生氣的樣子推開了JR。

 

你能不能不要這麼幼稚了?JR抬手揉了揉金鐘炫的頭髮。

 

不管。

 

好啦,我早就讓秘書把那兩個Omega送去副總和總經理那裡去了,再說,我又不是單身Alpha你又什麼好擔心的?我是那種用下半身思考的人?JR終於還是有耐心的哄著金鐘炫。

 

難道不是?金鐘炫伸手捏了捏JR有些腫大的地方。

 

你不知道我只對你這樣?JR笑的更邪魅了,一把抱起金鐘炫,寶貝,既然你還不高興,那作為老公的只好親力親為的讓老婆消氣了。

 

呀!JR!!

 

總而言之,夜還是很長的。

 

 

 

4.

今天是金鐘炫和JR的結婚紀念日。

 

金鐘炫不是沒有喝過酒,但是今天他就是高興,在他十九年的人生中,在這有限的生命裡,金鐘炫還沒有經歷過醉酒,所以他認為自己的酒量很好。

 

所以當把JR收藏的兩瓶紅酒喝完後,他覺得自己可能已經漂了,但是往往喝醉的人不會知道自己醉酒後是什麼樣子。

 

金鐘炫整個人軟綿綿的趴在JR的懷裡,整個人散發除了屬於Omega甜膩的香草冰淇淋味。而且自己整個人還不自知的有一下沒一下的戳著JR的胸。

 

作為一個Alpha,被子裡的Omega這樣的撩,還不做點兒什麼就對不起自己了。但是看著金鐘炫軟綿綿的樣子,嘴裡還嘟嘟嚷嚷的不知道再說些什麼。JR忍下自己的慾望,看了眼眼前的燭光晚餐,心想,下次絕對不會再給金鐘炫吃這些了。

 

JR將人抱回了床上,提金鐘炫脫下在外衣,自己也褪下衣服躺在了金鐘炫身邊。

 

金鐘炫整個人窩在JR的懷裡,嘴裡還吧唧吧唧得。JR也樂的看這樣可愛的金鐘炫,捏了捏他的臉,金鐘炫有些不滿的哼唧了聲。手還抬起來揮了揮,JR笑了笑,俯下身在金鐘炫的嘴角落下一吻。

 

第二天,早起。

 

金鐘炫揉了揉有些發疼的腦袋,原本應該躺在身邊的人也不見了蹤影。

 

片刻過後,JR端著陶瓷杯出現在臥室門口,看著發呆的金鐘炫說,醒了?

 

金鐘炫點了點頭,帶著委屈糾結的表情看著JR問,我昨天沒幹什麼事兒吧?

 

嗯?比如……

 

比如?金鐘炫見JR一臉嫌棄,有些可憐的繳著自己的手指。

 

脫光了衣服,抱著我又親又啃。

 

啊?金鐘炫呆滯了。

 

還非說要給我生個寶寶。

 

哈?金鐘炫徹底傻了。

 

騙你的。JR眺了眺眉,走過去,將杯子放在床頭。自己上床將呆愣的金鐘炫摟進了懷裡。

 

哼!不理你了。

 

好了,寶寶乖,你喝醉後很乖。

 

真的?

 

真的。

 

 

 

FIN.


评论(21)
热度(74)
© 仙兒Nun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