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兒Nuna

看文与写文是交朋友的过程,没有谁比谁高贵。

「黃豆」讓我留在你身邊

霸道總裁金主/黃旼炫 × 努力上進明星/金鐘炫 
 
娛樂圈嘛,我就喜歡霸道總裁,十八線小明星上位的故事emmmm
(以上設定都是假象……) 
好了 寫完這個設定就暫時不玩兒娛樂圈的梗了。 

Emmm我的鍋,不黑誰。

8000+

最後 祝大家看文愉快(⺣◡⺣)♡ 
 
 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 
 
"恭喜殺青,辛苦啦。" 
 
現在是凌晨三點過,劇組還在為了一場戲加班加點。金鐘炫滿頭是汗的坐在了一旁的木椅上,緊繃的神經終於可以鬆懈下來。 
 
金鐘炫是一個出道已經五年多了的小明星,出了剛出道那會兒因為組合而獲得關注紅火了一段後,因為公司的運營模式,導致組合紅的時間不長,過了一段時間就很快被人們淡忘,再後來,出道三年的時候,公司因為組合的不景氣,宣佈解散。 
 
組合解散後,另一個成員在娛樂圈混的風生水起,而他卻還默默無聞,其實這也難怪,他一沒背景,二沒機遇,而且以金鐘炫的性子,拒絕拉郎配,實在很難大紅。要不是公司因為他是公司第一批藝人,早就放棄他了。 
 
其實最開始,金鐘炫有過一個金主,但當時最後還是被同組合的成員給算計走了。 
 
 
"喝口水吧。"經紀人走了過了,遞給了金鐘炫一瓶礦泉水,Candy不是什麼金牌經紀人,手下也有三四個像金鐘炫這樣的小明星,但是金鐘炫和Candy這兩年相處也還算愉快,沒什麼大的問題。 
 
"謝了。"金鐘炫接過礦泉水,打開蓋喝了口。 
 
"你也別太拼了。"Candy看了他一眼,其實最開始Candy也是他們組合的粉絲,剛好也更偏向他一點兒,對於組合另一位成員,Candy雖然說不怎麼喜歡但也不會去刻意抹黑他,畢竟她現在還是金鐘炫的經紀人,凡事兒也得為金鐘炫著想。 
 
金鐘炫笑了笑,擺了擺手。 
 
"走吧,我先送你回去,你這段時間好好休息。"金鐘炫點了點頭,起身跟著Candy一起朝著片場外走去,上了保姆車,路程有一點兒顛簸,他也是太久沒有好好休息了,沒過多一會兒就睡著了。到了住的地方,也都還是Candy將他叫醒的,這處房子是公司給他安排的,靠近鬧市區,雖然房子不太大,只有一室一廳,但也是交通方便,設施齊全。 
 
金鐘炫邁著虛浮的步伐,有些昏昏沉沉的。 
 
"鐘炫,這幾天我手頭的幾個藝人都有活動,你就在家好好休息,有工作我叫你。" 
 
金鐘炫點了點頭,背著Candy揮了揮手,示意他知道了。 
 
 
 
直到第二天下午,金鐘炫才迷迷糊糊的睡醒。 
 
睜開眼,直楞楞的盯著天花板半晌,才算真的清醒過來。 
 
歎了口氣,起床套上衛衣牛仔褲,在廚房搜索了一圈,都沒發現有能填飽肚子的東西,最終還是決定下樓去買點兒吃的。 
 
 
由於是雙休日,街上的人很多,金鐘炫在購物中心廣場閒逛著,周圍偶爾有幾個少女對著他小聲的討論,而金鐘炫滿心卻在想,等合約到期了,乾脆轉行吧,拿自己這幾年積攢的積蓄開一家咖啡店,做做小生意,遠離水深得娛樂圈好了。 
 
正在他神遊得時候,卻不小心撞上了一個人。 
 
 
"唔……痛。"金鐘炫揉了揉被撞疼的額頭,反應過來後,又連忙道歉,"不好意思……"正要離開的時候,卻被人拉住了胳膊。 
 
"你是……金鐘炫?" 被撞的人沒有責備他,只是靜靜地看著抵著腦袋的金鐘炫。 
 
金鐘炫抬起頭的瞬間,表情大變,瞳孔震了震,隨後又恢復正常,"不好意思,先生,認錯人了。"說完,推開那人拉著他胳膊的手,步伐急促的離開。 
 
而那人,卻靜靜地站在那裡打量著金鐘炫離去的背影。 
 
"黃先生,你怎麼來這裡了。" 
 
"嗯,隨意逛逛,走吧。"黃旼炫說完,就向著一旁五十多樓高的寫字樓走去,身後跟著剛剛追過來的穿著西裝革履的人。 
 
遠離黃旼炫後,金鐘炫歎了口氣,沒有了閒逛的心情,在麥當勞點了快餐後就衝忙的回了住所。 
 
 
 
 
第二天一大早,公司臨時有事兒叫金鐘炫過去一趟,在大廳的時候,碰見了陸清。 
 
陸清就是當初和金鐘炫同組合的那個人,一度好的像親兄弟似的。可惜今昔不同往日,現如今當紅小生風頭極盛,身後站了四位保鏢,即使身在室內,也戴著一副墨鏡。 
 
對象陸清在組合解散後是怎麼紅起來的,金鐘炫不太想回憶,畢竟那個時候,陸清還算是金鐘炫的好兄弟好弟弟。陸清早先心思單純,但在這個圈子待久了,隨著組合越來越不景氣,整個人也都變得浮躁了起來,出來當明星的,誰不想過上紙醉金迷的生活?尤其是後輩們都過著這樣的生活時。 
 
在組合解散之前,公司有意讓他倆陪大老闆也就是黃旼炫時,本意讓金鐘炫去的,金鐘炫去是去了,但最終鬧得雙方都不甚愉快。 
 
後來,陸清在經紀人身邊好說歹說,換成了他。 
 
有一次,金鐘炫見陸清戴著名錶,穿著一身品牌服裝後,金鐘炫本著好哥哥的心態詢問了陸清一番,一開始陸清還支支吾吾的,後來金鐘炫見他身上奢侈品越來越多,陸清也乾脆理直氣壯的承認了。 
 
再後來,組合解散時,陸清對金鐘炫說,"在這個圈子里,誰也別想乾淨。你不這樣做,反而被人說假清高……還有,哥……我沒和那個黃老闆做過什麼越界的事兒……哥……我只是陪了他几個月……" 
 
金鐘炫那天什麼都沒有說,直到第二天,陸清搬走,兩個人都沒有過交流。 
 
沒過多久,陸清如願以償的紅了起來,兩個人因此也再沒有了聯繫。 
 
 
 
此時此刻,金鐘炫和陸清正站在同一部電梯前。 
 
陸清沒打招呼,金鐘炫也不想自討沒趣,等了半天電梯下來了,金鐘炫歎了口氣,退後了一步,耐著性子讓陸清先乘,自己等一下趟。畢竟陸清自從紅了起來後,脾氣就越來越大,雖然耍大牌,給人臉色讓很多人不爽,但他現在是公司重點培養的對象,背後捧他的人聽說也挺有手段的,況且他現在風頭正盛,也沒人敢得罪他。 
 
 
就在金鐘炫等電梯的時候,手機短信提示音響了起來。 
 
「晚上我接你吃頓飯。」 
 
金鐘炫皺了皺眉,看了眼未知號碼,不用太動腦子想,都能知道是昨天下午偶然撞見的黃旼炫。 
 
 
 
"鐘炫,你來啦。" 
 
"怎麼了?"金鐘炫還沒走到會議廳,就見Candy站在走廊一臉說不出來的表情,詢問道。 
 
"嗯……好事兒吧。" 
 
"哦?"金鐘炫可不覺得天上會掉餡餅砸他腦袋上。 
 
"Secret要和你簽約。" 
 
"你說什麼?" 
 
"我說國內第一的娛樂公司Secret要和你簽約!簽約!" 
 
"Candy別跟我開玩笑了,Secret怎麼可能和我簽約?"對於Secert,金鐘炫最初的初心就是在那裡,憧憬著進Secret,畢竟那裡造就了無數個一線明星,還有走國際路線的影星歌星,總能在各大頒獎禮上,各種活動上看見他們。 
 
"我沒和你開玩笑!真的!你來之前半個小時,Secret的金牌經紀人Aron來了,在會議室和高層那群王八蛋討論你的合約問題。" 
 
Candy對於金鐘炫未來的星途很有信心,即使自己將不在是他經紀人,但是只要金鐘炫好就行了。 
 
"可是,我和公司合約還有半年啊?" 
 
"放心,違約金的事兒,Secret說幫你付了……" 
 
"所以,他們為什麼簽我?"對於金鐘炫來說,這才是重點。 
 
"不……知道啊……可能有貴人願意幫你?"被Candy這麼一說,金鐘炫腦子裡瞬間想到了剛才那條短信的發送者——黃旼炫。皺了皺眉,歎了口氣,伸手推了推Candy,"走吧,我們進去吧。" 
 
 
推開會議廳玻璃門的瞬間,郭英敏面帶笑容站了起來,主動伸手問好,"您就是金先生吧?您好,我是郭英敏,你可以叫我Aron。" 
 
郭英敏西裝革履,頭髮梳的一絲不苟,皮鞋也擦的鄧亮,從各種細節就能看出這個人有著良好的教育。 
 
"您……您好。" 
 
"您不用緊張,今天是來和您簽約的。" 
 
"好的。" 
 
 
對於Secret提出的條件,金鐘炫現在的公司是完全同意的,沒有必要因為一個過氣的小明星而和圈內巨頭公司鬧出不愉快。放棄了一個半紅不紫的小明星而獲得了合作的機會,這樣的條件,高層想都不想就答應了。 
 
等原公司的人離去後,就剩下金鐘炫和郭英敏了。 
 
兩個人面對面的坐著,郭英敏將Secret的合同遞到金鐘炫的面前,笑容可掬的看著他。 
 
"抱歉,我能先打個電話嗎?"金鐘炫有些尷尬的摸了摸鼻頭。 
 
"當然,您請便。" 
 
金鐘炫離開會議廳,找了個安靜的角落,撥通了手機里那通未知號碼。 
 
對方好像知道他會打過去似的,剛響了一聲鈴,就被接通了。 
 
"喂?鐘炫?" 
 
"那個……"金鐘炫有些欲言又止,問的吞吞吐吐的,"Secret那邊,是您的主意?" 
 
"是。"黃旼炫倒是回答的乾淨利落,"合約看了嗎?有什麼不滿意的,你儘管給Aron提出來。" 
 
"不是這個問題……" 
 
"那是什麼?" 
 
"為什麼這麼做?" 
 
"因為,我想看到你更好,你也值得擁有更好的。"聽見黃旼炫的話,金鐘炫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了,就又聽見黃旼炫繼續說,"合約條件你儘管提,想合適解約都成,我給我朋友說了,到時候你解約不收你違約金。" 
 
"謝謝您的好意……我……" 
 
"鐘炫,別急著拒絕。你甘心這一輩子都碌碌無為?就這麼一直過下去?"見金鐘炫不說話,黃旼炫也不急著撂電話,他有的是信心讓金鐘炫簽下這份合約。 
 
金鐘炫這麼多年努力奮鬥,就在等一個機遇,現在機遇來了,況且對方給出的可是放在任何一個一線,超一線明星的合約上都不可能出現的,近乎完美的條件。 
 
"好……我答應。"說實在的,這樣天大的好事兒放別人身上,估計早高興的三天睡不著覺了,但是對於金鐘炫來說,對於這樣的事兒,自己怎麼都高興不起來,堅持了這麼多年的信念,最終也被自己打破了。 
 
聽見金鐘炫答應,黃旼炫松了口氣,其實他也不懂為什麼要這麼大動干戈的去幫金鐘炫,明明早在幾年前就被金鐘炫拒絕了。 
 
"你要有什麼條件,儘管提。" 
 
"沒有,我先看看合約再說吧。" 
 
"行。" 
 
"那今晚我去接你,吃頓飯?" 
 
"好。"金鐘炫掛了電話,深深吸了口氣又吐出來,才再一次的推開會議室的門。 
 
 
 
"金先生,對於合約還有什麼不滿嗎?"郭英敏一臉熱忱的看著他,等著他的回答。 
 
"沒有了。" 
 
"那現在簽約,可以嗎?" 
 
郭英敏給金鐘炫看的合約,幾乎完美,完全就像黃旼炫說的那樣,金鐘炫拿起簽字筆,翻到最後一頁,行雲流水的簽下了自己的名字。 
 
郭英敏笑著接過了合同,檢查了一番,再一次的伸出了手,"歡迎金先生加入Secret,以後合作愉快。" 
 
"合作愉快。" 
 
"明天我會讓您的助理去您現在居住的地方,接您到新的住所。" 
 
"這麼急?"金鐘炫有些驚訝,按理說,後續的事情應該很多。 
 
"當然,您現在已經是Secret的人了,和這間公司已經沒有了關係,住所當然得換了。" 
 
"好……" 
 
"那明天見了。" 
 
"明天見。" 
 
 
 
直到郭英敏離開後,金鐘炫還有些雲裡霧裡的,覺得這一切仿佛只是一個美好的夢。 
 
"鐘炫,恭喜你,終於要達成心願了。"Candy推門而入,抱了抱金鐘炫。 
 
"Candy……我……" 
 
"鐘炫,沒關係的,你能紅起來,這是我多年以來的心願,不要有負擔,做好你自己就可以了。" 
 
"謝謝你。" 
 
和Candy惜別後,金鐘炫突然覺得挺傷感,畢竟是呆了五年多的公司,一下說離開還是會不捨。 
 
走出公司大門後,郭英敏正在門口等他,他身後停了一輛黑色的法拉利,後面是一輛黑色的奔馳,駕駛著法拉利裡面的人搖下車窗,示意他上車。 
 
見來人是黃旼炫,金鐘炫還是下意識的咽了下喉嚨,畢竟黃旼炫的氣場太過于強大了。 
 
郭英敏笑著為金鐘炫打開車門,示意他上車。 
 
"謝謝。"金鐘炫坐上副駕駛的瞬間,突然的就感覺到自己渾身都不太自在。 
 
"金先生,我明天去您的住所接您。" 
 
"好。" 
 
等郭英敏為他關上門後,恭敬的又對黃旼炫鞠了鞠躬,黃旼炫點了點頭,將車窗關上,駕車駛去。 
 
 
一路上,兩人都無話。 
 
到了目的地後,黃旼炫才開口,"下車。" 
 
吃飯的地方是一家私人會館,只有權高位重的人,才能進去的地方。 
 
 
"謝謝您了。"金鐘炫低垂著眼,坐在包間里的沙發上。 
 
黃旼炫聽了金鐘炫的話,皺了皺眉,他不太喜歡聽到金鐘炫客氣的話。 
 
"想吃什麼,你隨便點,不用給我節約。"黃旼炫將一旁的Ipad遞給金鐘炫,示意他點菜。 
 
金鐘炫沉默的接過Ipad後,看著菜單,皺了皺眉,實在不知道點些什麼好,隨意點了幾個家常菜後,將Ipad遞給黃旼炫,黃旼炫見了菜單,沒有說話,隨手又點了幾個菜,才按了鈴,叫服務員過來。 
 
直到上完菜,整個過程中,兩個人都沉默不語。黃旼炫給金鐘炫夾了些菜讓他吃,金鐘炫沒有拒絕,黃旼炫給他夾什麼他吃什麼。 
 
直到金鐘炫再也吃不下了,黃旼炫才停止給他夾菜。 
 
 
"黃先生,您說吧……您要我答應您什麼條件。"金鐘炫低著頭,想了很久。 
 
"你怎麼就認為我幫你,就一定要你答應什麼呢?"黃旼炫笑的一臉溫和。 
 
"難道……不是嗎?"金鐘炫抬起頭,歪著腦袋看著黃旼炫。 
 
"還是兩年前那個條件。" 
 
金鐘炫認真的看著黃旼炫,又想起了兩年前初見那天,黃旼炫坐在落地窗前的沙發上,翻看著一本英文原版的商務書。夏日的陽光透過玻璃在房間灑下了一層金色,窗外陣陣的蟬鳴聲讓房間變得愜意閒適。 
 
"為什麼是我呢?" 
 
"因為,我喜歡你啊。" 
 
"……" 
 
見金鐘炫不語,黃旼炫很是有耐性,不說話,只是看著金鐘炫。 
 
"好。" 
 
黃旼炫聽見金鐘炫的回答,嘴角上揚了幾度,站起身走到金鐘炫身後,一手搭在他的肩膀上,微微彎下身,將嘴湊近金鐘炫耳邊,輕聲說"那我下個禮拜帶你去登記。"立起身,黃旼炫對著金鐘炫繼續說,"走吧,我先送你回去。" 
 
 
 
金鐘炫回到現在所在地的時間,也不算太晚。住所不算太大,收拾起來也算輕鬆,把一些大物件拿紙箱裝好後,就剩下些小物件了,拿幾個小紙箱一股腦裝箱封條也已經是快要午夜十二點了。 
 
歎了口氣,金鐘炫隨意洗漱下就回了臥室。 
 
 
第二天,早上十點過的時候,門鈴響了。 
 
"我來的不算早吧?"郭英敏依然西裝革履,身後還跟著兩個青春陽光的男孩。 
 
"不算早。" 
 
"對了,給您介紹下,以後這兩位是以後跟在你身邊的人。"郭英敏轉身指了一下跟在身後的姜東昊和崔珉起。"這位是姜東昊,您的助理。"郭英敏指了指身材略微魁梧,但又笑的一臉樸實的姜東昊,"這位是您的專屬化妝師,叫崔珉起。"然後又指了指長相俊美秀氣的崔珉起。 
 
"你們好……我是金鐘炫。"金鐘炫點了點頭,側身打算讓他們進屋。 
 
郭英敏掃了一眼屋子里的紙箱,笑容可掬的對金鐘炫說,"我們先下去吧,車子在樓下等著了,您的東西會有人幫您搬過去。" 
 
"哦……好。" 
 
 
Secret位金鐘炫準備的新住所,離市中心不算近,但交通也算方便,環境靜謐,設施也齊全。 
 
金鐘炫對於新住所也是大吃了一驚,是一個複式的LOF公寓,裝修雅潔大方,佈置的十分溫馨,二樓是主臥和衛浴,一樓是客廳和開放式廚房還有一間書房。 
 
"還滿意嗎?要是有不滿意的地方,提出來,缺什麼也給我說,不用擔心麻煩。"郭英敏站在金鐘炫身後大約一米的地方。 
 
"謝謝,很滿意。"金鐘炫笑了笑。 
 
"那您先休息,過段時間等宣傳那些東西都弄好了,我再接您去公司。" 
 
"好。" 
 
送走了郭英敏他們,金鐘炫坐在布藝沙發上,想了很久,最後肚子有些餓了,歎了口氣,起身進了廚房,打算看看冰箱裡有東西。簡直在意料之內,各種瓜果蔬菜都齊全。 
 
金鐘炫難得給自己做一頓飯,剛做完飯後,門鈴就響了起來。 
 
金鐘炫剛住進這裡,幾乎不會有人會拜訪。想想都知道會是誰這個點來訪——打開門,果不其然的,金鐘炫見黃旼炫站在門口。 
 
金鐘炫從鞋櫃里拿了一雙棉拖鞋,放在玄關的地毯上,黃旼炫換了鞋後,順手關上門,才問,"住的還算習慣嗎?" 
 
金鐘炫點了點頭,對於他來說,第一天住進來,哪有什麼習慣不習慣。 
 
"你自己做的飯?"黃旼炫一進客廳,就看見了不遠處廚房的餐桌上擺放了三個菜。一素一肉還有一個湯。 
 
金鐘炫嗯了一聲,還是進了廚房,給黃旼炫添了一碗飯。 
 
黃旼炫眺了眺眉,沒有說話,本來想接金鐘炫出去吃飯的,但是現在這個情況,還是坐了過去,和金鐘炫一起吃頓午飯。 
 
金鐘炫手藝雖然算不上好,但也不是難以下嚥。 
 
吃完飯後,金鐘炫給黃旼炫泡了杯茶,自己就去廚房將鍋碗洗乾淨。 
 
兩人坐在沙發上,並肩坐著,又是一陣沉默。 
 
 
"我還有事兒,就先走了,缺什麼就給Aron打電話,知道嗎?"黃旼炫看了眼手腕上的表,抬手揉了揉金鐘炫的頭髮。 
 
"嗯。"見黃旼炫起身,金鐘炫也跟著站了起來。 
 
"不用送我了,這段時間好好休息。我下個禮拜一來接你。" 
 
"好。" 
 
黃旼炫笑了笑,單手抬起金鐘炫的下巴,在他嘴邊落下一吻。 
 
"我走了。"看著金鐘炫懵懵的樣子,黃旼炫不由得心情更加的好了。 
 
"再見。" 
 
 
 
金鐘炫在家休息了一個多禮拜,除了週一被黃旼炫接出去領了兩個小紅本外,黃旼炫就飛國外處理公務了,金鐘炫剩下的時間都是在家里宅著看漫畫,打遊戲,其實也對,像他這樣的宅男,以前能紅起來也怪。 
 
本想著就這樣即使簽了Secret也這就這樣得過且過了的金鐘炫,被郭英敏通知下個禮拜去表演一部大IP的電影,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主角,但卻是個十分討喜的角色。金鐘炫當時正在拿PS機連電視打遊戲,結完電話的瞬間,大屏幕上也顯示了GAME OVER的字樣。歎了口氣,金鐘炫還是決定先洗洗睡一覺再說吧。 
 
接下來的一個禮拜,金鐘炫被郭英敏拉著去公司集訓了表演課,每天都讓金鐘炫苦不堪言。 
 
 
到了開拍那一天,金鐘炫萬萬沒想到的是碰見了陸清,本不想打招呼的,但奈何偏偏有場對手戲。金鐘炫也沒有表現得太反感,只想安靜的等崔珉起給他做完造型。 
 
但偏偏事與願違的,陸清忍不住了,剛坐在一旁沒多久,就笑了出來。慫人都紛紛看向他,陸清表面略有些不好意思的擺擺手,說"太久沒有和老朋友見面了,我有些開心。" 
 
周圍的工作人員有些詫異,問"您們是朋友?"其實也難怪,一個當紅小生,一個是半紫不紅的小明星。 
 
"啊,對啊~認識了快七年了吧……兩年練習生,三年組合……"陸清說這話的時候,是盯著金鐘炫的後腦勺。 
 
金鐘炫閉著眼讓崔珉起在他臉上捯飭,沉默了幾秒,才睜開眼,透過鏡子看著陸清,"是啊,老朋友了。" 
 
"合作愉快呀,鐘炫哥。" 
 
"嗯。" 
 
 
在拍戲過程中,陸清一反常態的NG,弄得導演快要把劇本往他臉上扔了過去。 
 
"陸大明星,我讓你演得是初戀初戀!不是仇人!" 
 
"對不起,導演,再來一遍。" 
 
 
金鐘炫在一旁安靜的看著,身邊傳來的崔珉起的聲音,"嘖,沒人罩著了,態度也好了不少了。" 
 
"哦?" 
 
"鐘炫你不知道?" 
 
"知道什麼?" 
 
"他的金主跑來追虎子了,而且啊聽說這個角色還是他上次跟導演求來的呢。" 
 
"噗……" 
 
"珉起!"站在金鐘炫身邊的姜東昊忍不住抬手揉了揉有些發疼的太陽穴。 
 
"哎呀,不讓說就不說了嘛!等你下次不在了,我在給鐘炫說,哼。" 
 
 
 
過了半個多小時,導演喊卡了以後,眾人都鬆了口氣。 
 
金鐘炫拿了一瓶礦泉水走到陸清身旁,遞給了他。 
 
"謝謝。"陸清看了他一眼,但嘴上還是不饒人"你來看我笑話?" 
 
"不是。" 
 
"那關心我?" 
 
"也沒有,我就是來看看熱鬧。" 
 
陸清聽金鐘炫這樣說,笑了出來,但眉頭依然有些緊鎖,眼光閃爍,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。 
 
"別多想。" 
 
"我……"陸清抵著頭。 
 
"路是你自己選的,不是嗎?"金鐘炫看著他,歎了口氣。 
 
"嗯,謝謝了,鐘炫。" 
 
"沒什麼,我先過去了。" 
 
 
至從上次聊完,直到金鐘炫的戲份殺青,都沒有和陸清多說過一句話。 
 
在劇組待了一個多月,回家的時候,一個意想不到的人出現在了客廳。 
 
 
"啊……"金鐘炫差點兒把手裡的包給掉地上。 
 
"怎麼了,要兩個月不見,就這態度?"黃旼炫坐在沙發上,看著在門口呆住了的金鐘炫,挑了挑眉,嘴角微微上揚。 
 
"啊不是……"金鐘炫回過神,搖了搖頭,換了雙拖鞋,走到黃旼炫身旁坐下。 
 
"怎麼樣,在劇組待的還習慣嗎?" 
 
"有什麼不習慣的呢?"確實沒什麼不習慣,只不過是待遇變好了不少。 
 
"那就好,辛苦了。"說完,黃旼炫在金鐘炫眼角落下一吻,看著乖乖的金鐘炫,黃旼炫不由得心情更好了,抬手揉了揉金鐘炫的頭,說"這麼晚了,去洗澡。" 
 
"哈?"金鐘炫一時之間沒反應過來。 
 
"難不成,你就穿著這衣服睡覺?" 
 
"沒……"話還沒說完,金鐘炫就跑上了樓,黃旼炫也朝著樓下的浴室走去。 
 
 
等金鐘炫洗完澡,黃旼炫也早就躺在了床上,正拿著IPAD不知道在些什麼。見金鐘炫,將手裡的IPAD放在一旁的床頭櫃上。金鐘炫剛上了床,就被黃旼炫摟在了懷裡。 
 
"兩個月不見,有沒有想我?"黃旼炫在金鐘炫耳邊輕輕呢喃。 
 
金鐘炫想了想,點了點頭。 
 
"那……我的鐘炫大人,我能行使作為丈夫的權利嗎?" 
 
金鐘炫想了半天才想明白黃旼炫說的什麼,愣了一下,才有些機械的點了點頭。 
 
黃旼炫噗呲一聲笑了出來,翻身將金鐘炫壓在了身下。 
 
深情的看著金鐘炫,往著他柔軟的唇上吻了上去。 
 
兩人也終於成了實質上的夫妻,在床上翻雲覆雨,一室旖旎風光。 
 
 
 
第二天早上,金鐘炫懶懶的趴在床上,黃旼炫坐在一旁給他仔細耐心的按摩著。 
 
金鐘炫被黃旼炫的手法按的很舒服,又有些昏昏欲睡。 
 
"行了,別睡了。"黃旼炫見金鐘炫要睡著了的樣子,伸手拍了拍他有些紅撲撲的臉蛋。 
 
"唔,在讓我睡會兒……" 
 
"鐘炫兒,乖,起來了。" 
 
金鐘炫一時有些呆愣,他有點兒想不通,自己和黃旼炫這種生活方式,也有點兒不太懂他們倆的感情。搖了搖頭,嘴裡嘀咕了出來,"哎算了,不想了。" 
 
"不想什麼?" 
 
"沒什麼……"金鐘炫順著黃旼炫,坐了起來,靠在他的肩膀,低聲細語,"旼炫……為什麼會是我呢?" 
 
"因為,從一開始就是你,也只能是你。" 
 
 
在多年後,金鐘炫拿到影帝的時候,想起了當年得自己,他很慶幸,他那個時候跟了黃旼炫,也很慶幸黃旼炫一直以來選的人都是他。 
 
再後來,兩個人公開了結婚證,黃旼炫也在國外給金鐘炫補辦了一場盛世豪華的婚禮。 
 
 
在一場採訪裡,金鐘炫和黃旼炫兩個人坐在一起,互相深情的對忘著,黃旼炫說—— 
 
"因為,從一開命中註定的就是他。" 
 
 
 
 
FIN. 
 
對不起,有些衝忙爛尾,實在的再寫下去估計長篇都hold不住了

评论(11)
热度(144)
© 仙兒Nuna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