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兒Nuna

看文与写文是交朋友的过程,没有谁比谁高贵。

「黃豆」追光著

CP: 黃旼炫×金鐘炫「主」/丹炫 丹邕 黃邕
背景:現代AU/OOC歸我 沒邏輯 想到什麼寫什麼的流水賬 爛尾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"我的願望,就是希望你的願望裡,也有我。"

"謝謝你,出現在我的青春裡。"

"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事。"

"如果你能幸福,就是我的幸運。"

——《我的少女時代》


「愛情從來都不是青春裡得全部,沒有各種古怪的花式疼痛,青春竟然是這麼美好的一件事情。」




還記得,十二點的鐘聲敲響。

東九區正式進入2017年。

聽著新年的鐘聲,金鐘炫裹著長長的厚重的駝色呢子大衣,端著乘著熱可可的陶瓷杯站在二十九樓種滿綠植的陽台上,看著燈火輝煌的城市,天空綻放著燦爛的煙火。

等了一晚上,終於還是收到了來自他的短信——

「祝福我吧,我想這次他會答應我的告白。」


思緒漸漸有些回到五前,他十七歲的時候。

那個時候,他剛上高三。

現在的金鐘炫已經記不清那時候那些複雜的心裡活動了,可是每每想起來,他還是能想起那個時候那種被難過侵襲的感覺。

從討厭變喜歡。

原來,喜歡上一個人,是會不知不覺的。

時間會改變一個人,會改變很多事。但是,只有一件事不會被改變,那就是——回憶。

——

和所有平凡的高中生一樣,金鐘炫也屬於平凡的那一類,不算出眾的外貌,留著厚厚得劉海,戴著黑框的眼鏡,遵循著校規,穿著乾淨潔白的制服,整天就知道埋頭讀書接受試卷的洗禮。

但,每個高校裡,除了一個男神級的校草學霸外,當然還有一個雖然外貌也是校草級,但是所作所為卻是被眾人避而不及的校園老大了。

往往,這兩個人總是死對頭。

而金鐘炫雖然每天都埋頭苦讀,但是他卻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小秘密,那就是喜歡學校一大半人的男神,校草學霸——姜丹尼爾。

當然了,也和所有喜歡姜丹尼爾的人一樣,討厭著"校園霸凌"的領頭人校霸——黃旼炫。

與此同時,當然也有那麼一個人存在,不論是校草還是校霸都喜歡的人——邕聖祐,和金鐘炫一個班,是班長,同樣也是校學生會主席,不論是外貌才華還是成績都不亞於姜丹尼爾。



"鐘炫,中午課間了,去看打籃球吧?"吃早飯後,金鐘炫正在自己的座位上,看著手裡的歷史課本,就被自己的好友兼同桌的崔珉起猛的拍了拍肩膀。

"珉起,你下次能不能輕點兒拍我。"揉了揉自己有些發麻的肩膀,金鐘炫合上書,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錶,繼續說道,"走吧。"


和崔珉起結伴同行到了操場,果然,姜丹尼爾正在打籃球。

等一場結束,本想上前送水,可是卻被邕聖祐搶先了一步。

"丹尼爾,辛苦了。"邕聖祐現在籃球框架下,拿著一瓶功能性飲料和乾淨得毛巾遞給了姜丹尼爾,姜丹尼爾笑的眼睛都彎了。

"Ong,你怎麼有空來看我打籃球。"

"因為我……"

最後邕聖祐說了什麼,金鐘炫已經不想聽了,拉著崔珉起就開了籃球場。

"他倆是在一起了吧?"站在蓮花池旁,金鐘炫撿起地上的小石子,往水裡扔,平靜的湖面蕩起了漣漪。

"哈?你說誰倆?"

"就,姜丹尼爾和邕聖祐啊……"

"哎?你怎麼會突然這麼問?"

"沒有啦……就是想知道。"

"啊,金鐘炫。"崔珉起思考了半天後,很認真的問,"你喜歡姜丹尼爾?"

"呀!沒有啦!"

"胡說,就有,鐘炫你看你一臉嬌羞樣。"

"崔珉起!!"


打鬧在一起的金鐘炫和崔珉起壓根兒沒注意到,池塘旁一顆梧桐樹上,還坐著一個人,那人抽了口手中的煙,靜靜地看著金鐘炫,嘴角微微上翹,帶著一點兒邪氣,嘀咕了句,"姜丹尼爾和邕聖祐?喜歡姜丹尼爾?有意思……"


當天下午放學,金鐘炫背著雙肩包走在寂靜的林蔭小道上,怎麼也沒想到過,會被人攔住,請去喝茶。

在到KTV的路上,金鐘炫還一路在想,自己是不是得罪誰了。

"你們老大到底誰啊。"站在KTV門口的金鐘炫,再一次問起了架著他倆的人。

"見到了,你就知道了。"


"老大,人給你帶過來了,好好享用哦~"金鐘炫是被推進去的,底盤本就不穩的他,還是摔倒在了地上。

"靠,都是什麼人呢。"難得冒一句髒話得金鐘炫,揉了揉自己發疼的胯骨,站起身抬起頭的瞬間,看見了黃旼炫微微瞇著眼打量著他。

"我,認識你?"雖然知道眼前玩世不恭的人是學校校霸,但金鐘炫覺得還不如裝做不認識黃旼炫的樣子比較好。

"不認識。"黃旼炫起身,一跨步站在金鐘炫面前,伸手抬起金鐘炫的下巴,繼續說道"所以,才想和你做朋友。"

"有病?"金鐘炫皺了皺眉,抬手推開了黃旼炫的手。

"我說真的,自我介紹下,黃旼炫。"

金鐘炫站著不說話,黃旼炫也不氣惱,笑笑說,"你不告訴我,也沒有關係,我有的是辦法知道。"

"金鐘炫。"

"這不就對了~那以後就是好朋友了。"

"我可以走了吧?"對於作為一個普通高中生的金鐘炫來說,黃旼炫對他來說是危險的存在。

"當然了。"


金鐘炫當然想過和黃旼炫做朋友會是什麼樣得後果,以前從來不逃課,每天兩點一線的他,現在幾乎除了放學到上課時間外,幾乎和黃旼炫在一起。

今天不是幫黃旼炫做作業,明天就是幫黃旼炫買零食,再不然就去被黃旼炫拉著正大光明的逃課,每每這樣的時候,黃旼炫就會說,"笨蛋,沒穿著高中制服逃過課的人生,一定是不完美的,你以後一定會後悔的。"

金鐘炫無力反駁,一向乖乖牌的他,沒有過叛逆期,但是不知道為什麼一聽黃旼炫這樣說,也就乖乖得跟著了。

就好像今天——

"喏,你的數學課本。"金鐘炫在學校小樹林找到黃旼炫的時候,黃旼炫正叼著根兒草,躺在石凳上閉目養神。

聽見金鐘炫得聲音,從身邊響起,黃旼炫坐起身,沒有去接數學課本,反而一手拉過金鐘炫的手腕,一把把人拉進了自己的懷裡。

咚!咚!咚!

"喂,你幹嘛啦。"金鐘炫感覺自己的心跳咚咚咚如同小鹿亂撞,從黃旼炫懷裡退出去,坐到了他身旁。

"陪我看電影去。"

"不要,下午是班導的課。"

"不管,你得陪我去,沒穿過……"

"沒穿過高中制服逃課的人生不完美,我知道。"金鐘炫在第不知道幾次聽見黃旼炫這樣說後,總能在他一提就接出下面的話來。

"對哦,你也知道。"黃旼炫說完,拉著金鐘炫就翻墻逃課去了。



"你覺得,這部電影好看嗎?"

"還行吧……"金鐘炫將手裡最後一口可樂喝掉後,就聽見黃旼炫說,"你在幫我去買一杯可樂吧,我有點口渴。"

"你很煩哎。"

"去吧去吧。"黃旼炫說完,笑瞇瞇的從褲兜裡掏出錢塞進金鐘炫手裡,"再給你自己買點兒零食。"

見金鐘炫皺著小鼻子,走向影院超市後,黃旼炫才將笑臉換掉,換上了一副邪魅的模樣,向著一群拿著棍子得人走去,同時還發了通簡訊給自己的小弟們。


"喲,黃旼炫和你馬子出來約會呢?純情高中生?"

"幾天不見,你怎麼那麼多廢話了?"

"你這樣說就不對了啊,我這不是問候下你嘛。"

"要打就打,廢那麼多話幹什麼。"

"黃旼炫,你小子不要禁酒不吃吃罰酒,今天可就你一個人。"小個子黃毛看了看黃旼炫,又看了眼一旁超市裡買東西的金鐘炫,又笑的賤兮兮得說,"哦,不對。還有你那個瘦弱的小情人,他一看就是乖乖牌……打架這種事,肯定早就躲遠遠了哈?"

"你廢話那麼多,真是讓我很難受。"黃旼炫說完這句話,一圈無在了小個子的臉上。

"你!你們還愣著幹嘛,都給我上啊。"

就在這個時候,黃旼炫的小弟們也敢趕到了,兩波人在影院里打了起來,嚇得周圍的客人尖叫著躲了起來。

剛結完賬的金鐘炫見情況不對,連忙拿出手機撥打了報/警電話。



"疼嗎?"坐在廣場噴泉旁,金鐘炫拿著碘伏棉簽,給黃旼炫擦拭著傷口。

"不疼。"

"你說你,怎麼就跟人打起架來了。"

"沒見他們故意過來找麻煩的?你也是……報/警幹嘛?"

"不報/警,眼睜睜看你被揍?"

"我小弟們不是在嘛,哎哎哎,疼輕點兒。"

"你……"金鐘炫恨鐵不成鋼的加重了手勁兒,但聽黃旼炫叫疼,邊輕輕擦拭著黃旼炫的傷口,邊輕輕的吹著氣。

在金鐘炫看不見的地方,黃旼炫眼神裡充滿了溫柔。



即使昨天黃旼炫拉著金鐘炫跑了,可第二天還是被教導主任叫去了訓導室。

"金鐘炫同學,只要你告訴主任,昨天事情的真實情況,可以酌情把你的事情了了。"

金鐘炫看了看教導主任,又將視線對向黃旼炫,黃旼炫恰好也看著他,兩人視線碰撞在了一起。

金鐘炫像是做了什麼決定,又看向教導主任說,"主任,昨天發生了什麼我不知道。"

聽見金鐘炫話後的教導主任,原本笑的一臉和藹的臉瞬間變得嚴肅起來,厲聲對金鐘炫說,"既然金同學有意包庇,記大過就免了,那就罰你校內服務,去打擾游泳池。"

"謝謝主任。"

等金鐘炫出了訓導室後,剛巧碰見了姜丹尼爾,有些小心翼翼的看著他,姜丹尼爾從金鐘炫身邊擦肩而過後,金鐘炫才舒了口氣。

"金鐘炫!你怎麼會和黃旼炫在一起。"人還沒過來,崔珉起的聲音就傳來過來。

"你叫那麼大聲幹嘛!!"因為姜丹尼爾在附近得原因,金鐘炫一把捂住了崔珉起的嘴。

"快快快!老實交代!"


"金鐘炫。"

金鐘炫聽見了姜丹尼爾見他,還不可思議的看向崔珉起,一臉"是他叫我?"的表情,見崔珉起點了點頭,金鐘炫才回頭看姜丹尼爾,"有事兒嗎?"

"哪天有空約著看電影吧?"姜丹尼爾笑的一臉溫柔,金鐘炫喉嚨上下滑動了下,點了點頭,姜丹尼爾走到金鐘炫和崔珉起面前,抬手揉了揉金鐘炫柔順得黑髮,"那就這樣約好了哦,有空我找你。"說完,轉身進了訓導室旁的學生會辦公室。

"他……剛剛說約我?"金鐘炫一臉不相信。

"對啊,鐘炫,你最近走什麼運了,學校兩大人物……"崔珉起說話欲言又止。

"踩狗屎了。"說完,金鐘炫向著學校泳池走去,"我得去打擾泳池了。"

"加油啦,鐘炫。"


金鐘炫拿著網撈,正撈著水裡的落葉,就遠遠的看著姜丹尼爾和邕聖祐從一旁樓梯下來。隱隱約約還能聽見邕聖祐說,"丹尼爾,我們不會被發現吧??"

"安心啦,不會的。"

"可是,要是被發現了,老師肯定會給我們家長說的。"

金鐘炫越聽越想躲起來,看著兩個人不斷的靠近游泳池這邊,周圍也沒有能夠躲身的建築,看了眼泳池,金鐘炫跳了進去,閉氣沉在水底。

耳裡傳來得是"可是……我真的很怕我們被發現啊。"

"剛剛有誰來過?"姜丹尼爾看著地上被扔掉的網撈。

"那怎麼辦。"

"走,Ong,我們先離開。"

說完,姜丹尼爾拉著邕聖祐快步得離開了泳池。

等兩人走後,金鐘炫有些絕望的想,原來看到自己喜歡的人和別人在一起了,是這樣的感覺啊。

也不要浮出水面了,乾脆就這樣吧。

金鐘炫閉著眼睛,讓自己的身體地心引力的沉在池底。

撲通!

"咳咳咳……"

"笨蛋!"

金鐘炫被黃旼炫猛的拉出水面的時候,還是被嗆了下。

"不就是失個戀嗎!有什麼了不起!"

"你喜歡邕聖祐?"從黃旼炫的預期裡,金鐘炫聽出了不得了的東西。

"你剛剛是想把自己淹死?"

"……沒"

"沒個鬼啦!"黃旼炫上了岸邊,蹲著看向還泡在水裡的金鐘炫說,"快上來了。"

金鐘炫沒有說話,只是將手伸向了黃旼炫。

握住,抓緊。


學校教學樓天台,黃旼炫穿著黑色的背心,倚靠在護欄旁,拿著一罐可樂在手里晃了晃。金鐘炫敞著白色制服,頭靠在雙臂爬在護欄上,看著校園的風景。

"怎麼了,焉了?"黃旼炫扭頭看了看金鐘炫。

"沒有。"

"不然,我們做個交易?"

"嗯?"金鐘炫看了看一臉認真的黃旼炫。

"你幫我追邕聖祐,我幫你追姜丹尼爾。"

"有病?"

"說真的呢。"黃旼炫轉身,伸手將金鐘炫攔在了胸前。

"……"

"你不說話,就當你同意了啊。"黃旼炫笑了笑,喝了口手中鋁罐里最後一口口樂,投三分球似的扔進了一旁的垃圾桶裡。

金鐘炫立起身,看著笑的一臉狐狸樣的黃旼炫,嘴裡念叨了句,"怪人。"



從那天起以後,黃旼炫有事兒沒事兒的週末就拉著金鐘炫去購物廣場置辦行頭,甚至拉著金鐘炫去了造型工作室,從頭到腳得改造了一番。

金鐘炫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一臉不可置信。

黑框眼鏡,換成了棕色得美瞳片,原本厚重的劉海被打的輕薄的許多,被做成了逗號劉海。

黃旼炫這個時候才發現,原來平平凡凡的金鐘炫,其實是個美人胚子,只是原來厚重的劉海,黑框眼鏡遮住了他一張秀氣精緻得五官。

"不好看?"

"咳咳咳……沒有。"黃旼炫看金鐘炫看的入迷了。

"謝謝你。"

"沒關係,別忘了,幫我追邕聖祐就行了。"

"那你……首先得好好學習,不能在像現在這樣了。"

"那下週天,約去麥當勞看書?"

"行啊。"金鐘炫笑瞇瞇的看著黃旼炫。



週一,高三下午懶得的體育課。

姜丹尼爾打球時候不小心拐了腳,摔倒在了地上,邕聖祐陪著姜丹尼爾坐在籃球場旁小賣部前面的椅子上。

"我陪你去醫務室吧。"邕聖祐擔憂的看著姜丹尼爾。

"不用啦,我沒事兒的。"姜丹尼爾擺了擺手。

正當邕聖祐還想勸說什麼得時候,金鐘炫出現在了小賣部的門前,看了眼姜丹尼爾和邕聖祐,微笑著走了進去,到冰櫃前,拿了一隻牛奶味的冰棍,付款後現在小賣部門口猶猶豫豫的,黃旼炫本來在餐吧台吃泡麵,看著金鐘炫猶豫的樣子,走了過去,一把把金鐘炫推到了姜丹尼爾面前。

金鐘炫看了眼黃旼炫,黃旼炫給了他一個鼓勵的眼神,點了點頭。

笑了笑,金鐘炫鼓起勇氣將手裡的冰櫃遞給姜丹尼爾說,"用這個吧,能冰敷還好吃。"

"謝謝咯。"姜丹尼爾看著改變了太多的金鐘炫,笑著接過了。

邕聖祐皺著眉,看著兩人,"丹尼爾,還是得去醫務室處理下傷口。"

"沒事兒啦,我用這個就好。"姜丹尼爾拿著冰櫃,晃了晃手。

"你……"邕聖祐有些不開心了,"那我先回教室了。"


"謝謝你了,鐘炫。"

"沒關係,我先去找我朋友了。"金鐘炫擺了擺手,略帶慌張得跑到了崔珉起那邊。

"可以哦,鐘炫。"崔珉起打趣道。

"別鬧我了。"

"鐘炫,你今天真的超級好看。"

"我們珉起才最好看了。"



直到要段考前的半個多月,黃旼炫一改往日的形象,每天都和金鐘炫窩在一起看書,複習。

金鐘炫不知道的是,其實黃旼炫的成績一直很好,尤其是理科,以前國中的時候甚至代表學校去參加過全國的奧林匹克數學比賽。

直到段考後,成績出來了,金鐘炫才發現黃旼炫不是所謂的學渣,反而是個學霸,只不過平時不讀書罷了。

"天,你居然全年級第十名。"出成績那天,金鐘炫拉著黃旼炫現在成績榜前看名次。

"你也不差啊。"黃旼炫笑著揉了揉金鐘炫的頭。


"黃旼炫,有空一起去圖書館把。"突然的,邕聖祐的聲音從兩人身後響起。

黃旼炫看了眼抱著課本的邕聖祐,金鐘炫在他身旁拉了拉他衣角,小聲說,"你倒是答應啊。"

看了看金鐘炫,看著他有些不太高興的樣子,黃旼炫突然想要拒絕邕聖祐,但是在他說話前,金鐘炫開口了,"他當然答應了。"

"你幹嘛?"

"你不是一直想追邕聖祐嗎?這不就是機會。"

邕聖祐雖然不知道金鐘炫和黃旼炫再說什麼悄悄話,但是還是笑著看著黃旼炫說,"那說好了,週末圖書館見哦。"


"你有病哦?"見邕聖祐走遠後,黃旼炫才開口。

"這是我答應你的,幫你追邕聖祐。"

"神經病。"黃旼炫心想,鬼才需要你幫我追他。



時間就這樣一直過著,時間轉眼之間到了秋天。

黃旼炫,金鐘炫,姜丹尼爾,邕聖祐這四個人之間得關係,仿佛進入到了一個怪圈。

趁著天氣還不是太冷得時候,四個人約著一起開車去郊外野炊。

黃旼炫坐在駕駛室,邕聖祐坐在副駕駛,後面是金鐘炫和姜丹尼爾。

在等紅燈的時候,邕聖祐開了一顆布丁,喂給了黃旼炫,黃旼炫也欣然接受了。金鐘炫坐在後座看著前面兩人的互動,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些難受失落。

這個時候,姜丹尼爾伸手攔上了金鐘炫的肩膀,將他拉進了自己,溫柔的說,"要是暈車,就看著我睡會兒。"

"謝謝。"

黃旼炫看著後視鏡裡的金鐘炫,皺著眉,輕輕歎了口氣。


"我們玩點兒什麼好?"四個人坐在湖邊的枯木上。

"真心話,大冒險吧。"姜丹尼爾提議。

"四個人不好玩兒啊。"

"人少,才能玩兒得開啊。"

"嘿嘿,我先來轉。"邕聖祐拿著一個空的飲料瓶,在地上轉了一圈,瓶口對向了姜丹尼爾,邕聖祐問,"丹尼爾,你有喜歡的人嗎?在現場嗎?"

"有啊,在現場啊。"姜丹尼爾說的時候看向金鐘炫。

"哇哦~下一個下一個。"這次瓶口對向了黃旼炫,姜丹尼爾提問,"旼炫,你有喜歡的人嗎?在現場嗎?"

"我有喜歡的人,他在現場。"黃旼炫笑嘻嘻的誰也不看。

"你們故意的啊?"

"鐘炫,下一個是你。旼炫,你來提問吧。"

"那你有喜歡的人嗎?"金鐘炫看著黃旼炫的樣子,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。

"你要是再不說的話,就只能選大冒險了哦。"邕聖祐在一旁幫著腔。

"有喜歡的人。"金鐘炫微微抵著腦袋,看著地上,長長得睫毛被陽光印在了臉上形成了好看得扇形。

"下一個是我了,不過,我想告訴你們,我和旼炫在一起了。"邕聖祐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空氣仿佛凝固了。

金鐘炫呆住了。

姜丹尼爾仿佛在意料之中。

黃旼炫也不說話,只是靜靜的坐著看著金鐘炫。

"什麼時候在一起的,為什麼不告訴我呢?"金鐘炫深呼吸了一下,才艱難的開口道。

"昨天,聖祐給我告白,我答應了。"

"那恭喜你們了,你昨天就應該告訴我嘛!虧我還想著今天怎麼撮合你倆呢。"金鐘炫笑了笑。

"那就剩你和丹尼爾了哦鐘炫。"邕聖祐拍了拍金鐘炫的肩膀,同時還向著丹尼爾眨了眨眼。

"我和鐘炫也在一起了。"姜丹尼爾起身走到金鐘炫身旁,拉起來金鐘炫的手。

"那這樣當然最好了,我們去做吃的吧。"邕聖祐拉著黃旼炫走向了一旁的燒烤架。


到夜晚得時候,金鐘炫和黃旼炫獨自在樹林裡撿枯木枝。

"你,恭喜你。"金鐘炫抱著一摞子枯木枝,走在黃旼炫身後。

"也恭喜你。"

兩個人一路無話,直到回到了帳篷處,坐在湖邊。

肩靠肩得坐著,流星劃過。

"旼炫,快許願。"金鐘炫看到流星的時候,拍了拍黃旼炫後,雙手合十虔誠的許著願望。

「希望黃旼炫能夠一生平安幸福,哪怕這個幸福來自於另一個人給他的。」

黃旼炫看著金鐘炫得樣子,溫柔的笑了笑,眼睛里是似水的溫柔,同樣雙手合十,閉上眼睛。

「希望,他的願望裡有我。」


再後來,一個多月後的段考,黃旼炫沒有參加,邕聖祐在成績出來後,抱著金鐘炫哭的有些傷心,在邕聖祐斷斷續續的語言中,金鐘炫知道了黃旼炫一聲不吭的出國了。

金鐘炫安慰著邕聖祐,其實他比邕聖祐更難過,只是他沒有什麼資格難過。



高考過後,姜丹尼爾約著金鐘炫出來,將手中的一隻iPod遞給金鐘炫,說"鐘炫啊,恭喜你畢業了,還有,我們分手吧。"

"謝謝,也恭喜你畢業了。"

"這個,你一定要聽……是旼炫留給你的。"

"好。"

那天,姜丹尼爾和金鐘炫講了許多。

說黃旼炫其實從一開始就喜歡了你,只不過,他在野炊露營的那晚說,"雖然我喜歡他,可是鐘炫他……喜歡得人卻是你。"

黃旼炫之所以說喜歡邕聖祐,是因為他一開始就知道自己要移民出國,所以才不敢把念想留給你。

當天,晚上,金鐘炫坐在陽台上,吹著晚風聽著黃旼炫留給他的那個iPod——

「金鐘炫,你知道嗎?其實你一點兒也不好看,眸子裡沒有千山萬水,掠不盡春暖花開,只有眉眼間一寸清秀害人相思。

但南風不與你的衣角纏綿,你也不會是那一方絕色。

你明明是混在人群裡最平庸的男孩子。

可是,你依舊在我心上點上了一顆硃砂痣,窗前清明月,是我藏了幾百年得酒,是我重巒疊嶂間那一點最艷的紅。

是我的愛人。


現在的你一定過得很幸福吧,和你喜歡得姜丹尼爾在一起?

鐘炫啊,回頭難過了就抬頭仰望下天空吧。

因為那個時候,我也一定和你在抬頭仰望同一片星空。

金鐘炫,Aquí te amo。」


"真是過分啊……明明我喜歡你。"

金鐘炫又想起在和姜丹尼爾道別的時候,姜丹尼爾告訴他說,"鐘炫,時間長了一切都會好的,等過陣子了,就不會像現在一樣難過了。旼炫他,也不希望你難過。"
 
一點一點的時間在推移,好像真的如同姜丹尼爾所言昭示著一切都在變好。
 
雖然掙扎著想要忘記想要回到過去,但也在悄悄地接受現實。
 
 
初戀啊。
 
無法再回去的歲月與時光。
 
 
後來,金鐘炫偶爾也會收到黃旼炫發送的郵件,問他過的好不好,金鐘炫總是回覆他說,"我很好,你呢?在國外好不好。"

黃旼炫也會回復金鐘炫說,"過的還不錯,有機會你來芝加哥,我帶你玩啊。"
 
是真的很好。
 
都知道,人呀從來都不是誰離開誰就無法生活的,只是,有了你才會更圓滿更幸福。
 
 直到去年,黃旼炫給金鐘炫發了條短信說,「我要準備追我喜歡的人了。」

金鐘炫回復他說,「那就去啊。」

「可是不敢啊。」

「你黃旼炫天不怕地不怕,有什麼不敢?」

「怕他拒絕我啊。」

金鐘炫沒有在回復黃旼炫了,今年的跨年,黃旼炫依然給金鐘炫發了這樣一條短信。

還在金鐘炫坑神的時後,突兀的手機鈴聲打斷了金鐘炫得回憶。

看到來電信息得時候,金鐘炫以為自己眼花了,久久不敢接通。

直到掛斷,第二次響起來,金鐘炫才手抖著接通。

"喂?"

"金鐘炫先生,願意當我的男朋友嗎?"

金鐘炫聽到久違的聲音,沒有出息的哭了出來。

"哎哎哎,怎麼哭了?"

"沒……"

"好好好,那你願意當我男朋友嗎?"

"當然,願意了。"金鐘炫帶著哭腔答應了黃旼炫的問題。

"那,願意給你男朋友開門嗎?"電話那頭得聲音,笑嘻嘻得。

金鐘炫有些不可置信,但還是邁著步子走向了玄關,顫抖著手,打開門的瞬間,金鐘炫撲進了黃旼炫的懷裡。

"想我了嗎?"

"想。"

"那以後都陪在你身邊。"


FIN.

寫在結尾的話:課題的任務書和開題報告再修改了第五次後終於通過了,然後熬了兩天通宵,在第二次熬夜的時候,不想打遊戲了,選擇看了一部一直想看卻沒有看的電影。
當時上映後,哭倒我票圈一眾少女的《我的少女時代》
——情節速成老套的無可救藥,可是偏偏被感動的一塌糊塗。

就當我在做作業,拉了一次片吧。



大概要現充一段時間了。

祝大家看文愉快(⺣◡⺣)♡

评论(8)
热度(102)
© 仙兒Nuna | Powered by LOFTER